欢迎来到 - 佳创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故事 > 爱情故事 >

“情圣”恋上“预言家”:彻底陷进了爱情漩涡

时间:2018-03-14 03:09
张冠冉是新生代主持新秀,现在担任CCTV10《味道调查团》节目的主持人。非播音主持科班出身的他能在传媒主持届闯出一片天,全凭自己的野路子。而他的老婆乌金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专业,因主持风格麻辣犀利,被冠以毒舌女主播的称号。在没有遇到乌金之前
张冠冉是新生代主持新秀,现在担任CCTV10《味道调查团》节目的主持人。非播音主持科班出身的他能在传媒主持届闯出一片天,全凭自己的野路子。而他的老婆乌金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专业,因主持风格麻辣犀利,被冠以“毒舌女主播”的称号。在没有遇到乌金之前,张冠冉算得上是一个绝对的“情圣”,谈过多次恋爱的他被圈里人鉴定为“最不靠谱男人”。直到乌金出现,张冠冉才彻底进了爱情漩涡。如今,两人堪称一对完美的“主持夫妻档”,张冠冉透露古灵精怪的妻子还是一个神奇的“预言家”。那么,当“情圣”遇上“预言家”,他们擦出了怎样的爱情火花?
 
张冠冉说:“我第一眼见她,就喜欢上了她,想她做我的女朋友,想跟她一辈子在一起。”
 
乌金说:“爱情从来没有诀窍,就是两个人如果气场对了,步调一致,能懂得对方,这事就成了。”
 
2006年底,乌金在中国传媒大学读研究生。她和张冠冉相识在一个聚会上。那天,因为朋友催得比较急,张冠冉刚录完节目,来不及卸妆和换衣服,就赶到会所。张冠冉把录节目时穿的黑色风衣脱下,随手放在对面的沙发上,然后点了一杯茶,静心享用。突然,一阵响亮的女声打破了沉寂,原来朋友邀请的闺密团来了。还没等张冠冉反应过来,其中一个姑娘就一屁股坐在了张冠冉的风衣上。这个姑娘就是乌金。
 
过了一会儿,乌金发现对面一个男人笑嘻嘻地看着她,什么也不说,她感觉好不自在。十几分钟后,张冠冉终于开口了:“同学,你好!”乌金十分不屑,心想:好老土的搭讪方式。张冠冉边说边用手指着沙发后背。乌金抬起身子回头看了一眼,没当回事地说:“搞什么?没人啊!”张冠冉这才说:“姑娘,你坐着我衣服了。”大大咧咧的乌金对张冠冉白了个眼,心想:“这人真小气,坐一下衣服有什么关系!”她随手把衣服扔了过去。关于这一段,张冠冉所说的却是另外一个版本,他说:“这完全是她自尊心作祟的一种解释。那时候,她觉得‘这帅哥终于跟我搭讪了’,肯定特别高兴。可没想到,他却说她坐着衣服了,所以她很失落。”
 
一直到散席,张冠冉再没有与乌金说话,而是问她旁边一个长相成熟的男人要了电话号码。乌金顿时恍然大悟,心想:“哦,原来你还有这样的特殊爱好!”
 
当晚,乌金回到宿舍,随行的闺密就说:“金金,那个帅哥喜欢你,你知道不?”乌金说:“不可能,他不喜欢女的!”再说,当时的乌金已经名花有主,对方是谈了5年的初恋。不过,他们因为一些琐事已经闹僵了,正处于分手阶段。
 
然而,在张冠冉心里,他第一眼见到乌金,就喜欢上了她。回去的路上,他再也按捺不住,向同去的哥们如此描述自己暗恋的心情:“虽然,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她坐了我的风衣,但是我觉得这个姑娘长得漂亮,声音又特别悦耳,就想,她要是我的女朋友该多好啊,我要是一辈子跟她在一起得多幸福啊……”哥们没好气地说:“算了,你这个情场浪子又想祸害人家姑娘了,罪过!”“我是认真的,你把她的电话号码给我吧。”张冠冉死皮赖脸地央求道。“咦?你确定是真动情了?”哥们打趣道。“我是认真的,快把号码给我。”张冠冉一本正经地发誓。哥们这才把乌金的手机号码给了他。
 
第二天,张冠冉托了好几层关系认识了乌金隔壁宿舍的一个女同学。他“贿赂”女同学帮他,并成功地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了乌金。女同学收了张冠冉的“好处”,于是在乌金面前一再叮嘱:“那帅哥对你印象挺好的,有时间联系联系,大家交个朋友也好啊。”可是,乌金压根没当回事。
 
接下来一段时间,张冠冉一直处在兴奋和期望中,他频频参加乌金可能会出现的聚会,就是为了看到乌金。然而,还在念研究生的乌金因放寒假回家,后面几次聚会就没有参加。临走前,乌金怕张冠冉万一打电话给她,她又不知何人,显得没礼貌,便存了他的手机号码。假期里的一天,张冠冉发来了一条短信:你最近过得还好吗?乌金心想:我都快想不起这人是谁了,可是,你瞧这语气,好像我们认识很久了似的。于是她淡淡地回了一条:挺好的。压根没有给张冠冉再聊下去的机会。
 
用“一见钟情加闪电”来形容张冠冉和乌金的爱情一点也不为过。寒假过后再见面,他们就是男女朋友了。虽说眼前一片光明,但张冠冉是典型的天蝎座,他不会忘记旧事。当初他追求乌金时,乌金宿舍的一个同学当着很多人的面说:“张冠冉,你没戏,人家有男朋友。”张冠冉却自信满满地说:“那我就追上她给你们看看。”现在追求成功了,他怎么也得在乌金同学面前“显摆”一下。
 
乌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张冠冉送花,这是男孩追女孩惯用的套路,本无稀奇,但张冠冉却与众不同。那是他们交往两个月后,3月5日那一天,乌金在宿舍,特别晚了,仍然不见张冠冉联系她。其实,张冠冉正在给她同寝室的另一个女生打电话:“你下来一下。”女同学下楼去,张冠冉递给她一大捧玫瑰花,足足有99朵,让她送给乌金。女同学哭笑不得,但只好照办。回到宿舍楼,宿管阿姨笑着说:“哎呀,收花了,这么好的事啊,真为你高兴。”女同学尴尬地红了脸,踢开宿舍门,特别生气把花一扔,大叫:“乌金,你的花!”事后,乌金嗔怪张冠冉不该“刺激”她的同学,张冠冉乐呵呵地说:“这有什么,夜里那么冷,要是你下楼穿得少冻感冒了怎么办?而且当初那个女生极端不看好我能追求到你,顺便也算让她见识见识我的手段吧!”乌金被他这套“歪理邪说”彻底“雷”到了。
 
张冠冉说:“生活需要装傻,需要卖萌,更需要犯贱。爱她就宠她,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乌金说:“人活着,就要随性一点,两个人在一起也是如此。”
 
2008年,张冠冉决定向乌金求婚。为此,他设计了两个版本:第一,把好多好朋友约到电影院,在看电影的时候,播放他为乌金做的小片子,用上他们过往的照片;第二,在大马路上,突然有好多好朋友一起围上来,在一个大屏幕上播他向她求婚的片子。然而最后,这两个设计都没用。原来,自从两人恋爱后,乌金一直掌控着“财政大权”。张冠冉没有足够的钱,期待中的浪漫当然“烧”不起来了。
 
一次,到还信用卡的时间了,张冠冉没在家。乌金一看,家里钱怎么少了许多?按捺不住,她给张冠冉打电话,问:“你拿那么大一笔钱做什么了?”“这钱吧,有一部分借给了一个朋友,还有一部分,我刚刚订了一条我最喜欢的热带鱼。”乌金一直不支持张冠冉养那么贵的鱼,而且他还说得那么理直气壮,乌金气得喊道:“你赶紧回来!”张冠冉刚进门,乌金便没好气地说:“这样吧,你借朋友的钱我不问你要,至于订鱼的钱,请你马上打电话取消订鱼,把钱要回来!”乌金说。
 
吵了几句后,见乌金不再说话,张冠冉径直走进卧室,拿出一枚钻戒,说:“老婆,这是我为你准备的钻戒。”接着便一边唱《明天你要嫁给我》,一边跳舞。感动之余,看着他搞怪的样子,乌金笑了起来。后来,张冠冉经常自嘲:“每每想起跳舞这段,我就是在梦中也会惊醒。”而乌金特郁闷的是,她特别希望自己的亲朋好友来见证求婚,结果呢,张冠冉向她求婚时,身边只有家里的两条狗。然而,这一点都不妨碍她嫁给他,因为爱情。
 
因为不喜欢婚礼上主持人在那里不停地说,新郎新娘却好像是局外人,所以张冠冉和乌金的婚礼是他俩自己主持的。当音乐响起,两人一出场便演唱了那首他们都喜欢的《遇见》。婚礼中播放的短片,是用他们的形象做的动画片。交杯酒之后,张冠冉真情告白:“老婆,我会对你好一辈子。”乌金热泪盈眶,弄花了妆容,而且被永远记录在了镜头里。
 
张冠冉过去的恋爱经历很丰富,但乌金并不介意,她坦言,自己并不在乎张冠冉之前交过多少个女朋友,她在乎的是张冠冉对于过去的态度,她不希望自己一提起他的某个前女友,他就触电般地反驳,她更希望张冠冉提起过去能波澜不惊。而事实上,张冠冉为了妻子,也渐渐做到了这点。
 
别看乌金身材娇小,内心从来都是强大的。关于婚姻的7年之痒,她说:“一个男人,真的‘痒’的话,哪年都能‘痒’,不用等7年,7年有点太久。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有两种解决方式:一是,你‘痒’我也‘痒’;二是,冷静对待,能过就过,不能过就散。虽然有人会说我消极,或者说我心狠,但是这种事情,本质上就是这样的。”
 
张冠冉说:“吵架也是一个自我成长的过程。比如,以前我会自己顾自己,就像在练习绕口令,吵痛快了为止。现在,我会考虑她多一些,会想这个姑娘跟了我没有享过福却一直在包容我,想着想着气也就没了。男人必须学会服软。”
 
乌金说:“生活和事业一样,需要竞争。吵架也必须棋逢对手,才能乐在其中。当然,沟通也非常重要,吵架时要冷一下,之后再处理。”
 
张冠冉和乌金很喜欢宠物狗,家里最多时养了3条狗。现在养的一条苏格兰牧羊犬,是中国家庭养犬跳高纪录保持者。2013年6月1日,北京市的爱犬好市民比赛中,这只苏格兰牧羊犬不仅拿了综合比赛的第一名,还是全场的焦点。张冠冉笑着说:“在我们小区,它的粉丝比我俩都多,知名度比我俩都高。”然而,最重要的是,这条狗还有一个特殊的技能,张冠冉与乌金吵架时,它会突然跑到沙发上,坐在中间,充当劝架者。
 
与所有的小夫妻一样,乌金和张冠冉的婚姻也经历过长时间的磨合期。其实,他俩之间的吵架压根不是因为什么实质性问题,因为两人都是主持人,就比谁嘴溜。后来,乌金发现“吵”没什么用,就实行“武力”。他知道张冠冉最心疼鱼,对付不了他的话,那就对付他的鱼。她走进厨房,拿起一瓶老抽酱油,冲向鱼缸,说:“你信不信,我把这个倒进你的鱼缸里?”张冠冉不慌不忙地说:“我信!我信你没有这个胆子……”乌金气血上涌,立刻打开鱼缸的盖子。就在将倒未倒之时,张冠冉终于服软了,连声说:“我错了,我错了。”
 
“我俩的性格都比较急,而且都很强势。期间我们也尝试过走温婉派路线,吵来吵去,僵着也没意思嘛。以前都是他服软,现在偶尔我也会服软。他比我大,我不能老欺负人家。”乌金说。
 
张冠冉的记性很不好,这一点让乌金很头疼。有一次,乌金去广州出差,飞机飞了3个小时,刚落地,张冠冉就打来电话,说:“老婆,你最近有在哪儿藏咱家钥匙吗?我没带钥匙,跟狗狗在外面溜达呢。”乌金让张冠冉找开锁公司开锁。结果,她从机场打车到住地,不到1个小时,张冠冉又打来电话:“老婆,我刚刚遛完狗回家,出去了一趟,又忘带钥匙了。”短短的时间,两次忘带家门钥匙,连开锁的人都看不下去了,直接给他打了5折。张冠冉笑称:“现在,开锁的人不光给我打5折,给我的朋友也打5折。”
 
张冠冉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比如,牙膏的盖子永远不会盖上,剃须刀的盖子永远不会盖上,洗面奶的盖子也永远不会盖上……乌金时常大叫:“盖子又没盖上,每天都要我给你收拾,烦不烦人啊!”做家务,张冠冉也总会留点尾巴。比如,一天早上临出门前,两人就吵了一架。家里有个带盖的放脏衣服的竹桶,张冠冉不把衣服放在里面,而是放在桶盖上。乌金说了他很多次,他都不听。于是,乌金想了一招,把衣服揉成一团,塞进衣柜的一个角落里,要多乱有多乱。果然,乌金的做法起效了,张冠冉此后收敛了很多。
 
对于乌金,张冠冉也有话说:“谈恋爱时,她的‘毒舌’还收敛一点,结婚后,淑女形象全无。”第一次爆发,是张冠冉和几个哥们要去打篮球,以前乌金都会小鸟依人地说:“我跟你一起去吧。”可这回,她的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说:“张冠冉,我不许你去!有篮球没我,有我没篮球!”张冠冉只好隔着自家阳台的铁栅栏,眼巴巴地望着远处的篮球场。
 
不过,乌金也有让张冠冉引以为豪的地方,那就是老婆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预言家”。凡是她脱口而出的话,特别准。张冠冉经常丢三落四,只要乌金在身边,她总能“预言”出丢失的东西在何处,屡试不爽。“为什么你每次在我身边,我丢的东西都能找到,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你就预言不出来了呢?”张冠冉不甘心地问。“我不在你身边,当然就感应不到了啊,这就跟手机信号一个道理嘛。”乌金乐呵呵地回答。“看来,我得天天把你拴在身边了。”张冠冉哈哈大笑。
 
2013年12月,在接受笔者采访时,张冠冉和乌金始终幸福地依偎在一起。张冠冉谈到乌金,说:“她直爽、聪明、大气、可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我最喜欢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生气的时候,更大更有灵性,我全无抵抗力,只能服软了。”乌金谈到张冠冉,说:“他多愁善感、有爱心有同情心,当然也有报复心,生活中他还有些许自恋。他对父母好,不是浮夸的好,而是实实在在的好。”提及对未来幸福生活的构想,两人默契十足地说:“平安健康,与老人孩子和狗狗一起共享天伦!”
分页:12 3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