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佳创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情感故事 >

作家三毛最不为人知的情感故事(图)

时间:2018-03-14 08:53
三毛和丈夫荷西资料图片 七点多时电话铃又响时,房间里异常安静,全家都在看着三毛,三毛倚在房门边,手指一下下地抠着木框上的木屑,任电话响了几声后,才箭一样地窜了过去。她拿着话筒,轻轻说了一声“我是”,马上笑了起来……缪进兰看着女儿,头缓慢地

作家三毛最不为人知的情感故事(图)

三毛和丈夫荷西资料图片

七点多时电话铃又响时,房间里异常安静,全家都在看着三毛,三毛倚在房门边,手指一下下地抠着木框上的木屑,任电话响了几声后,才箭一样地窜了过去。她拿着话筒,轻轻说了一声“我是”,马上笑了起来……缪进兰看着女儿,头缓慢地摇动着,说:“没有人来过,也没有打来电话过。”

同样的二十一岁,缪进兰那时已经嫁给了三毛的父亲陈嗣庆,而且生育了一个儿子。从十九岁与陈嗣庆被介绍认识,到一年多后与他结婚、生子,她都没有生过像三毛这样恋爱中的神经质和痴颠。这些感觉缪进兰是有些隔膜的,她不懂这种情绪,但仿佛又是懂的——电影电视剧里恋爱的人都这般。

她的心也曾激动不安地跳跃过,不过,那是因为战争——她一个人带着不足岁的儿子从沧陷区上海长途跋涉到大后方重庆去投奔丈夫。与三毛相比,她的青春多短暂啊,只有十九岁前那些可以活泼泼与女同学一起打篮球的一两年,以后的日子,战火和炊火让她飞快地从少女向少妇转变。

她伸手去理三毛的乱发,边理边问:“你的帽子呢?”

“不知道。”

“那,梁光明呢?”

听到梁光明这三个字,三毛光火起来:“死了。”

不等缪进兰说话,三毛就冲进自己的房间里,将日式的门很响地拉上,录音机被开得很大声。

缪进兰去扶自行车时,陈嗣庆正好从外面回来,他问:“怎么了?”

“是妹妹。”

“老二又怎么了?”

“她可能没什么,我担心她会把那家的孩子给逼得有什么了。”

陈嗣庆和缪进兰都很喜欢梁光明。

陈嗣庆简直认为,与梁光明的恋爱,是三毛这些年里惟一正确的恋爱。当三毛带着梁光明到陈家来时,他长松一口气。这个男孩符合他对女婿的一切要求:青年才俊,品德兼优。

梁光明走后,陈嗣庆还按捺不住自己的欣喜,破例跑到女儿房间里去叮咛:“这次,不能再随性子来。要认真地恋爱。”

三毛被父亲的话逗笑,她反诘:“我什么时候不认真过?”

陈嗣庆也不多说,复杂地笑着,说了一个地名:“屏东东港。”

三毛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讪讪地说:“那,那是许多年前不懂事。”

那是在三毛十三岁时发生的事情——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小的三毛开始认定恋爱是通上长大的捷径。十三岁时的她一心想做个大人,于是,在一次被家里佣人玉珍带着的去东港、小琉球旅游的途中,她认识了一个军校的在读生。她一本正经地与那个男孩谈起了恋爱,还骗人家说她已经十六岁。这件荒唐的事情一被家人发现就被迫停止了。三毛还为此惆怅了好一阵,第一次有了朱丽叶的感觉……三毛真的满十六岁以后,来家里约三毛出去跳舞或者郊游的男生层出不穷,还有一个在香港念大学的邻居家的男孩每周用淡蓝色印着暗花的信纸从香港给她写信,每年寒暑假回家时,也会来找三毛,可是三毛的态度总是很冷淡,这个男孩便只能在巷子里天天徘徊……大部分的男孩陈嗣庆都见过,不能怪女儿总是拿不定主意和谁恋爱,连他这个父亲,都不得不承认,这些男孩和三毛在一起,看上去并不和谐。

还好,终于有了梁光明。虽然陈嗣庆对梁光明并不了解,但是,仿佛是男人之间的默契,他很清楚,三毛会经由梁光明,发挥爱情的正面意义。“只是,”陈嗣庆看着嘴角挂着甜蜜微笑的女儿,心里隐隐地不安,“那个男孩,妹妹不一定能把握得住。”

他了解自己的女儿,知道她虽然也被很多人认为是有才情的女子,但是她与梁光明并不一样——她的学识都是庞杂而缺乏有机联系的,她的才情都是随性而发缺乏根基的。

并非她不如梁光明优秀,而是,他们原本就是形成于两个世界,偏偏又都太有自我意识,谁想改变谁,都非易事。

三毛告诉他们她打算结婚时,他们并没有太惊讶——与三毛做家人的好处就是心理承受能力越来越强,再爆炸的消息,他们都可以波澜不惊从容镇定。

他们只是问:“梁光明怎么说?”

“他会同意的。”起初,三毛这样说。

“他不同意也得同意。”过几天,三毛这样说。

“他不同意我就出国去。”最后,三毛这样说。

“出国?去哪里?做什么?”缪进兰皱起了眉头。

“念书。念大学。去西班牙。”三毛头也不抬地回答。

“可是你在这里的大学还没有念完啊。”缪进兰停下筷子,担忧地问。

三毛轻抬眉头,向上空瞟了一眼:“不用念完,反正出国后也得重新念。”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