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佳创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话语 > 安慰人的话 >

女司机暴雨中在涵洞溺亡 遇难前打电话安慰丈夫

时间:2018-03-14 09:43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play 女司机车内被淹身亡 遇害者童许仙。 车内的死者遗物。 西丽留仙大道暴雨淹涵洞致一女司机溺亡;龙华民治暴雨致一人触电身亡;梅华路大巴陷入大坑;河水冲走住人集装箱,3名农民工爬屋顶获救;眼睁睁看着的士被泥石流吞没的的哥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女司机车内被淹身亡

play 女司机车内被淹身亡

遇害者童许仙。

遇害者童许仙。

车内的死者遗物。

车内的死者遗物。

  西丽留仙大道暴雨淹涵洞致一女司机溺亡;龙华民治暴雨致一人触电身亡;梅华路大巴陷入大坑;河水冲走住人集装箱,3名农民工爬屋顶获救;眼睁睁看着的士被泥石流吞没的的哥遭遇惊魂8小时....。。昨日凌晨,电闪雷鸣、暴雨骤至,持续5小时,给我市带来较严重的灾情,2人不幸身亡。灾害发生时,各区、各单位迅速行动,全力开展抢险救灾。消防现役官兵也参与全城搜救,南海救助局甚至派出专业海上救援人员参与救援。

  遇难

  童许仙

  西丽大磡社区

  “不要着急,我会想办法出来的”

  童许仙遇难前在电话中安慰丈夫竟成诀别

  求救

  凌晨4时40分:童许仙给丈夫黄森田打电话求救,“车开进了水里,打不开门,水淹到了膝盖,已打电话报警”;

  凌晨4时54分:黄森田回拨妻子的电话,妻子告诉他“水快淹到脖子了,还是打不开门;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出来的”;

  凌晨5时11分:童许仙的同学得知情况后立即与其通电话,童表示“水已经淹到脖子了,正等待救援”;

  凌晨5时13分:童许仙拨打同学电话称“你们怎么还没找到我?!”同学问她救援人员是否赶到,童说“不好意思,打错了!”随后挂掉电话。

  凌晨6时06分以后:童许仙的电话再也无法拨通……

  救援

  凌晨4时52分:警方接到童许仙的报警求救电话;

  凌晨5时16分:市急救中心接到报警并派出救护车辆;

  凌晨6时以后:公安、交警、三防办、消防陆续赶到事发地点,并展开搜救;

  早上7时30分:南海救援的蛙人赶到现场投入搜救;

  早上8时左右:童许仙被打捞上来,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

  30日凌晨4时40分,随着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惊醒了还在睡梦中的黄森田,此刻他正和9岁的儿子身处从江西九江返回深圳的K115次列车上,电话那头传来妻子童许仙急促的声音:“不好了,老公,车子开进水里了,我打不开门,水已经到膝盖了,我已经报警了。”妻子打来的求救电话,让黄森田忧心忡忡。

  3个多小时后,当他终于见到妻子时,妻子却已经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抄近道接家人

  被困水中

  30日凌晨,深圳暴雨如注。4时20分左右,家住南山西丽大磡社区的童许仙,驾驶着自己刚买了2个多月的新车匆匆出了门。快开学了,丈夫把在老家过暑假的孩子接回深圳,她要在早上6时之前赶到深圳火车站,把他们接回家。为了节省时间,童许仙选择了她和丈夫经常走的原二线关小路,如果顺利,只需要10多分钟车程,她就能拐到留仙大道上,然后再经由新区大道过梅林关上北环大道,然后赶到深圳火车站。

  可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条夫妻俩常走的原二线路,就在西丽长岭陂高架桥下的一个涵洞内,却成为了童许仙生命的终点。

  上午,记者赶到事发地点时,现场外围已经被拉上了警戒线,西面50米处就是长岭陂地铁站。在死者亲友的带领下,记者沿着一条泥泞的小路前行100多米后,终于找到了这处高约2.2米的事发涵洞。此时,涵洞内的积水仍是满满地紧贴着洞顶。而在涵洞入口附近,记者见到了那辆被拖出的白色小车,小车副驾驶和后排车窗都已经破损,车内仍能看见积水浸泡过后留下的杂草和淤泥。从被大水冲刷遗留下的痕迹看,此处有近30米长的道路曾被淹没。而从二线关小路至涵洞入口是一个下坡路段,由于涵洞地势低洼,里面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小水塘。

  现场救援人员告诉记者,事发地点原来是一条二线关小路,“路的两头连着西丽大磡社区和留仙大道”。在快要进入涵洞的右手位置设有一个警示牌,上面标明禁止小车通行,但除此之外,记者并没有看到其他任何围挡设施。涵洞的上方是长岭陂高架桥,一根巨大的柱子立于此地,“恰好可以挡住车辆右转进入留仙大道西行方向的视野”。

  在事发现场,记者遇到了死者的同学熊先生,他告诉记者,死者童许仙,今年31岁,来自江西九江,目前在西丽一家公司采购部门工作,“她和丈夫黄森田都是我们的同学,夫妻俩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一家3口租住在大磡社区。”30日凌晨,童许仙原本是想开车到深圳火车站接丈夫和儿子,可是刚从大磡社区开出,就遭遇大暴雨,车被困在水中,人也不能出来。凌晨5时左右,童许仙还通过电话找救援,但之后就没有办法联系了。

  早上6时左右,闻讯赶来的同学们陆续到达现场,发现积水太深根本看不见车,救援人员多次试图绑着绳子在水中摸索,终因涵洞内水流湍急无功而返。至上午8时左右,“蛙人”赶到现场终于把童许仙打捞上来,但此时的她已经没有了呼吸。

  “我不知该怎么告诉

  孩子:妈妈没了”

  记者随后赶到了南山塘朗派出所,因为死者丈夫黄森田在做笔录,不少死者亲友也陆续赶到派出所。

  下午2时左右,黄森田终于在同学陪伴下走出了派出所,他看上去非常憔悴。黄森田声音哽咽地告诉记者,他和妻子是中专同学,毕业后曾在上海工作过一段时间,2006年才来深圳打拼。两人于2003年登记结婚,2004年儿子降生。“好不容易生活稳定下来,手头也宽裕了一些,所以我们在两个月前买了一辆车,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悲剧,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孩子:妈妈没了。”

  据黄森田说,前段时间因为放暑假,老婆暂时把孩子送回老家。最近快开学了,黄森田负责把孩子接回来。在回江西老家之前,他还特意嘱咐妻子,因为乘坐的火车很早就会到深圳,加上最近天气不好,就让她不用过来接了。可能是太久没有见到孩子,妻子最后还是决定去火车站。

  黄森田回忆说,昨天凌晨4时40分,妻子拨通了他的电话求救,并称已经拨打电话报警。妻子还是不忘安慰黄森田,“让我不要着急,说她已经在想办法了。”

  5时11分,童许仙拨打了同学电话求助。黄森田说,当时他在火车上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立刻飞回深圳,赶到妻子身边。6时05分,黄森田再次拨打了妻子电话,但此时电话已经无法接通了。

  (晶报记者 侯耀清)

  □救助

  “蛙人”出动 无力回天

  昨天早上6时20分,南海救助局深圳基地值班室先后接到市110指挥中心、市三防办和南山消防大队的出警要求,希望能派出潜水员前往南山西丽执行救助童许仙。

  南山消防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后,发现水过深,为了保险起见,南海救助局深圳基地的8名专业海上救援人员,不仅带上了常用的潜水救援设备,还带上了一艘冲锋艇,从蛇口码头立马奔赴现场展开支援。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