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佳创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诗歌 > 格律诗 >

廉洁长沙 清风文苑 新诗形式的审美追求

时间:2018-03-14 10:02
“格律是文字对于思想与感情控制,是诗的防止散文化的芜杂与松散的一种羁勒。”“新月诗派对于格律诗的提倡和实践,在一定程度上挽救了新诗过于放纵、过于欧化、

  1919年“五四”新文化运动后,中国诗坛上崛起一个有重要影响的“新月诗派”,对新诗格律化作了最早的探索,并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1923年到1926年新月诗派活动的前期,中国新格律诗的建立,从理论的倡导到形式的实践,与一位湖南安乡籍名叫刘梦苇的诗人有着密切的关系。沈从文在《对新文学有贡献的湖南人》一文中说:“新文学运动诗歌部门,在民国十四五年可说是新月社诗派的前期。就中有个作者,以文字排比、格律谨严见称,名刘梦苇的湖南人。”

  一

  刘梦苇,原名刘国钧(笔名孟韦、梦苇),1900年5月26日,出生于洞庭湖畔的湖南省安乡县县城驿门口,酷爱文学艺术,受“五四”新文化运动影响,参加了该校师生组织的文学研究会,曾在湖南《大公报》副刊的《文学周报》上发表过新诗

  1925年初,刘梦苇进京。有一天,诗人们又聚在刘梦苇家,互相传阅着他手抄的正准备结集出版的诗作《孤鸿集》。他以沙哑的嗓音对大家说:“1922年,朱自清、刘延陵、叶绍钧几位办过一个《诗刊》,可惜到第二年就夭折了!真可惜。我们这几个朋友凑拢来办一个《诗刊》好不好?”虽然声音低沉,却极具振奋力。在场的人,包括新加入的诗人于赓虞、朱大枬无不兴奋莫名,对此倡议表示积极支持。这就是《诗镌》的由来。

  1926年是刘梦苇实践自己的诗歌变革主张,创作新格律诗的高峰时期。半年内,他先后发表了几十首诗,在分行、音节、押韵等形式上进行了探索,引起了著名诗人闻一多、蹇先艾、徐志摩、朱湘等的瞩目,并以他为中心经常讨论新诗发展的道路,很自然地形成了当时诗歌创作中的一个流派——新格律诗派。

  二

  在建立新格律诗的征途上,作为“新诗形式运动的总先锋”的刘梦苇,有着怎样的历史功绩呢?关于这个问题,中国现代文学史留下了雪泥鸿爪,也有忠实于这个运动的诗人作证。

  新月诗派因“新月社”而得名。1923年,徐志摩等发起成立新月社的时候,宣布要为新诗“创格”,试验“新格式与新音节”,但诗人们还有没有自己的“诗的阵地”。刘梦苇试验作的新诗多在北京《晨报》副刊和《现代评论》上发表。到1926年才在《晨报》副刊上办了一个试验新格律诗的阵地——《诗镌》。

  新月诗派早期的活动者朱湘,在一篇《刘梦苇与新诗形式运动》的文章中,认为刘梦苇是“新诗形式运动的总先锋”。他说:“新诗形式方面的一种运动,外间简直没有人知道真相。我既然是这个运动当中的一个活动的人,内情我又知道得详细……”,“这个运动来源很久。音韵从胡适起就一直采用的。诗行方面,陆志韦的《渡河》当中就有许多行数划一的诗。关于诗章,郭沫若很早已经努力了。不过综合这三方面能一贯的作出最初成绩来的,那却要推梦苇。”(见朱湘《刘梦苇与新诗形式运动》)。”

  当时,刘梦苇在北京适存中学任教,处在贫病交加之中的他,为什么会不遗余力地从事“新诗形式”方面的研究呢?诗人杨里昂在《湖南日报》(1987年4月18日)发表的《“新诗形式运动的总先锋”刘梦苇》一文中,扼要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他说:“白话诗经过‘五四’前后的狂飙阶段,由于形式上还找不到理想的途径,一时呈低落态势。刘梦苇试图打破这种局面,在新诗形式上作一番探索,他接连写了《宝剑之悲歌》等诗作,在分行、音节、押韵等方面力求规范化。朱湘看了他的这些诗后积极称赞,并告诉闻一多,引起了闻一多对新诗形式的注意。”闻一多下了一番功夫研究,写成了《诗的格律》这篇著名论文在《晨报·诗镌》发表,提出了建立新格律诗的主张和‘三美’(音乐美、建筑美、绘画美)的标准。这些意见被视为新月派诗人的共同纲领,而刘梦苇则是这个主张的最早提倡者和实践者之一。

  三

  1925年12月,刘梦苇以诗评家的磅礴气势、举重若轻的本领,谱写了《中国诗底昨今明》这篇重要论文,总结了中国诗歌从《诗经》发展到宋词元曲的演进过程,展示了长长诗河之中革新求变、跌宕起伏的历史;总结了“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新诗的成就与不足,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创造中国新诗的主张。他在文章中为“五四”时期新诗的崛起拍手叫好,说新诗“活泼、自由、真切而通俗,为前此所未有,是开中国文学的新纪元”;而对抱残守缺的“桐城谬种,选学妖孽”予以抨击。另一方面,他对于新诗(自由诗)在发展过程中的“散文化”“严重的欧化”等弊病和倾向提出了中肯的批评。经过这么一番总结和清算之后,他郑重提出了创建既要摆脱古人的束缚,又不入“洋人的圈套”的新诗的原理:“要有真实的情感,深富的想象,美丽的形式和音节、词句……”蹇先艾认为,刘梦苇的《中国诗底昨今明》,是作为中国新诗的一次总清算。

  创建新格律诗,刘梦苇不仅从理论上大力提倡,而且从创作上加以实践,努力使用新诗形体装饰,诗行均齐,诗藻鲜丽,韵律铿锵。1926年4月,他发表在《晨报·诗镌》上的示范之作《万牲园底春》,就体现出音乐的美,绘画的美,建筑的美。“碧绿的春水如青蛇条条/蜿蜒地溜过了大桥小桥/被多情的春风狂吻之后/微波有如美女们底娇笑/美丽的小鸟鼓舞着欢乐/在阳光流金里对春颂歌/说它们底音波比情人底恋曲更动听/你可相信我/悠长的流水畔绿草茸茸/柳丝低垂宛同柔情的梦/花蝶般随风飘送的香雨/是春底心事……”

  新格律诗的音乐美指“音节”,绘画美指“词藻”,建筑美指“音句”。刘梦苇这首诗,每行基本上由四个音节(也叫音组)组成,二句和四句押韵,体现音乐的美;四个诗节由十个字组成,第二个和第三个诗节内各呈现一个分句,排比工整,体现了建筑的美;春水如“青蛇条条”,微波有如“美女们底娇笑”,鸟的啁啾是“对春的颂歌”,低垂的柳丝化成了“柔情的梦”……这些景物通过诗人的主观感受,都变成了具有特定色彩的画幅,体现出绘画的美。这里还应指出,《万牲园底春》虽说格律严谨,排比工整,但也体现了诗的形式服从内容、富于变化的特点。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