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佳创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王兆胜:文学作者应有悲天悯人的情怀

时间:2018-03-21 22:44
王兆胜:文学作者应有悲天悯人的情怀---除了理论体系之外,王兆胜认为如今有不少散文,在写法上也存在着一些弊端,碎片化的写作就是其中之一。在王兆胜看来,儒

王兆胜:文学作者应有悲天悯人的情怀

王兆胜

  嘉宾简介

  王兆胜,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编审,文学部主任,林语堂研究学会顾问,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迄今为止,已出版著作12部,发表学术论文百余篇。有散文随笔集《天地人心》,散文作品入选中学课本、高考模拟试题和各种选本。曾获首届冰心散文理论奖、2007年《当代作家评论》奖等。

  日前,第二届“中国当代文学高峰论坛”暨第四届“观音山杯·美丽中国”全国游记征文大赛颁奖典礼在东莞樟木头观音山举行,知名文学研究者王兆胜也来到了观音山,就中国当代散文的发展情况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并接受了专访。

  在他看来,如今中国的散文虽然繁荣,但也存在着不少问题和弊端,需要散文作者们去正视。作为一名林语堂的研究者,他认为林语堂的创作也受到了禅宗的影响,其中的悲天悯人的情怀,正是如今不少作者所缺乏的。

  散文创作不能远离时代的主流

  本次论坛上,王兆胜主要谈的是散文理论,也就是散文话语的自主性问题。他认为,散文在理论、研究和话语体系方面,怎样能有其自主性,是非常值得去探索的。

  “从整体上来说,如今的散文创作有很大的进展。改革开放以来,人们对于散文越来越重视,和其他的文体相比,散文的地位、作用越来越突出。但有一些问题,也不能忽视。”他说。

  王兆胜认为,现在的散文不仅在研究方面没有自主的理论,其创作和批判也没有理论。“小说和诗歌都有其研究的理论,因为理论框架来自于西方,但西方的随笔(essay)和我们的散文不同,而且西方的随笔也没有严格的理论。现在的散文是借人家的理论,借小说诗歌的理论来进行研究。”

  在他看来,散文缺乏理论的框架,会导致作家没有理论和创作的依据,这对当代散文的发展不利。

  “如今的散文研究,就像是用秤来测量长度,度量衡的工具不对,使当代散文的研究处于混乱状态。散文该如何建立自己的理论,怎样在中西的理论之间找到自己的自主话语体系,是非常必要的。”他说。

  除了理论体系之外,王兆胜认为如今有不少散文,在写法上也存在着一些弊端,碎片化的写作就是其中之一。

  在这个多元化的信息时代,互联网的发展使得新媒介普及,同时也使得散文写作越来越零碎。“现在很多散文的主题、写法和结构比较松散,散文缺乏中心词,缺乏集中的理念,碎片化写作最大的问题,是去中心、去宏大叙事,散文越来越离开了时代的中心,不能反映时代的重大转型。”王兆胜认为,散文的自由抒写固然重要,但是不能远离时代。

  他说,如今有很多散文的作者境界和品位不高,很多散文写作只是写自己身边的一些小事,很多作者的写作没有境界、高度,更谈不上深度。

  “有的作者看着语言很美,比如写杀羊的时候,血粼粼的一幕,被写成了‘血带着优美的弧线’,这些作者对写作没有敬畏的心,他们的散文写作没有情怀,没有那种悲天悯人的情怀。”王兆胜说,如今看看丰子恺的写作,“狗熊看到猎人拿着猎枪,就拿着石头挡住子弹,猎人一看,石头下是小熊。比较起来一看,境界品位高下立判。”

  他认为,今天的散文写作有很多好的题材,却在作者手里面毁掉了;有的写得很美,但是价值观有问题,没品味,这样的散文很难达到一定的高度。

  “散文,一定要反应国家社会发展的正能量,否则作品不会有影响力,尤其要关注底层的生活状态,要不然会漂浮起来,被遗忘。今天我们的文学创作所考虑的,不应是离开政治和社会发展,而是怎样和它们保持良性关系。”王兆胜说。

  林语堂用太极的方法消解人生苦难

  作为一位对林语堂有多年研究的学者,王兆胜认为林语堂在文学中体现的那种对待苦难的超然态度,是值得人们去深思的。

  “都是写黑夜,鲁迅,是要把月亮和星星去掉,不断涂黑,让你看清人生的真相;林语堂,会在黑夜里面打上光,不仅日月的光辉,还会把人生的光亮打上去。”他说。

  王兆胜认为,林语堂的作品中,体现出一种消解人生苦难的哲学。他认为中国的作家,有很多人写矛盾冲突、斗争、分裂,像王国维、老舍,他们都难解人生的苦难,鲁迅也是;西方的很多哲人,叔本华、尼采,到最后都是走向分裂,因为人生是消极、苦难、悲观的。

  “林语堂也看到了这点,但是他努力消解苦难的人生。他看世界的美好,写人生点滴的美好,让人眼前一亮,每天有希望。人生的苦难,他用太极的方法去消解。”王兆胜说。

  他认为,林语堂对真善美的崇尚,是以一种诗化人生的方法,在作品中透过美来呈现的。林语堂的笔下不是总是挑恶的来批判,而是看到恶人也有善良的一面。

  “他对人对事的态度,其实是一种审美的态度。林语堂作品里面为什么这么美,为什么人生过得这么好?这就是原因。诗化,可以超过一切苦难,为世界增加魅力的色彩。就像尼采早期的时候,说酒神,是迈着碎步走人生。”王兆胜说,这会让人越来越轻灵,像一个舞蹈者一样,越跳越轻灵。

  传统文化底蕴让文学更有思想深度

  谈及禅宗对中国人与中国文学的影响,王兆胜颇有感慨,因为他的写作和人生观也受到了禅文化的影响。

  “世界、人生本质上的悲剧性,也就是‘空’,这使得我超越了儒家成败得失的功利观;因果报应的观念,使我相信人生都离不开因果;在写作中,则是静心默观、回到灵台,以观天下万物。我的散文《一颗善心》《半梦半醒书生梦》就深受禅宗思想的影响。”他说。

  在王兆胜看来,儒道释三家的传统思想,丰富了文学创作的内涵,也提高文学创作的境界和品位,为中国文学的思想提升高度。

  “这三家的思想,既是源,也是流。儒家和道家思想是中国人思想的源,而流则是引进了佛学和衍生了禅宗。一个作家没有儒道释的功底,他的作品很难达有深刻的内涵,也难以到一定高度。”王兆胜说,像王维、白居易,就有很深的中国文化的底蕴,禅宗的功夫非常深厚,今天的作品放在一起一比,差很远。

  而林语堂也颇有禅宗的功底。王兆胜认为,在林语堂作品中有一种超越性,以及空灵的境界,这很大程度上受到禅宗的影响。

  “读林语堂作品的时候,有很多东西不能把握,用理论很难阐释。他的作品很多是走向内心的,在内心的空灵世界里面,不断反省和超越。他的作品里面的灵动、灵性、空灵,受禅宗的影响很深。”

  王兆胜说,林语堂对一草一木,对世上的所有生灵,都有悲悯和敬畏,他的悲天悯人的情怀,既有儒家的天、也有道家的大道,更是有佛家的慈悲在里面。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