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佳创美文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运势占卦 > 民俗 > 节日 >

小说 | 代孕的前任

时间:2018-04-03 08:41
1凌晨两点,钟摆滴答滴答,清晰而缓慢。偌大的房间,显得静谧而诡异。林兮兮躺在床上,两只眼睛空洞地睁着,眼前一片虚无的黑暗,脑袋里一片空白。 手边,是一根验孕棒。如果打开灯的话,会看到上面是两条清晰的红杠,红得如同她第一次给孟子祺的时候,身下的处子血。 她怀孕了。 用了三年,她还是怀孕了。 三年间,每一次孟子祺在她身上工作完离开的时候,她就会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吞下避孕药。一次一次,从未心软,她以为,她不会再有孕育的能力。 没想到,只是疏忽了一回,仅仅一回,她就怀上了。 林兮兮的手无意识地放在平坦的小腹上,她想,如果孟子祺知道了这个消息,不知道是什么反应,大概是高兴的吧,终于可以甩掉她了,不是吗?别的女人怀孕,都会收到祝福,而她的怀孕,是诅咒,意味着分离。 那个男人,永远是无情的。在他眼里,她不过就是个受孕体,是个生孩子的工具!他根本连碰都懒得碰他,甚至每一次过来,都是算在她最容易受孕的那几天。然后,下一次来的时候,就会带着验孕棒,来检查他上一次的成果。 如此反复,已经三年了。三年来,他对她越来越没有耐心,脾气也变得越来越暴躁。可是,他还是不死心,就是想让她怀上他的孩子。只要怀上了,他孟子祺就会拥有完美的家庭,而她,也将彻底被丢弃。可笑。真是可笑。一滴眼泪划过林兮兮的眼眶,被黑夜吞噬。 2楼下传来刹车声,正在翻阅档案,写着什么的林兮兮把书合上,放回了抽屉。孟子祺来了。一、二、三......她的眼睛盯着房门,数着时间。三十二,‘哐啷’,卧室的门开了。 孟子祺径直朝着她的方向走去,林兮兮等待着,他的常规作业。“去测。”他把手里早就准备好的验孕棒扔到了桌子上,狭长的眸子冷淡的看不见任何感情。“不用了,已经怀上了。”林兮兮原本最怕看见他这双冷淡的眼睛,这一次,却直直的盯着,想要看到他是什么样的反应,惊喜?厌恶?可惜,她什么也没看出来。 孟子祺一只手松着领带,“是吗?”他嘲讽道,“林兮兮,你最好好好地把孩子生出来,别耍什么花样。”她脸色瞬间煞白,难道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他总是这样,好像什么都知道,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双眼睛看过来,她的一切都无所遁形。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她竟再也看不懂他的心思了。 男人走到她跟前,微凉的指触到背后拉下她黑色连衣裙的拉链,裙子滑落,女人完美的胴体在他面前呈现。林兮兮惊得倒退一步:“孟子祺,我已经怀上了!”“我听见了。” 男人微微倾身, 林兮兮姣好的面容在视线中放大,他微凉的唇若有若无撩过她的,然后一路向上,停留在耳边。缠绵暧昧的气息,说出来的却是冰冷无情的话,“既然它还没成型,这种事也不会伤到。林兮兮,你没资格拒绝我。”他突然张口,重重含住她的耳垂,辗转吮吸啃咬。他肆意在她身上放纵心底说不出来的不爽,火热的手掌在她身上游走,灵活解开了女人内衣的扣子。夜色寂静,一室旖旎。3男人还是走了,跟以往一样,将她像破布一样丢在这里。他要回去,陪另一个女人。孟子祺恨她,恨她让他最爱的女人终身不孕。他说她可怕,心机深沉。可是,再怎么样,她也不可能算计到沈菁摔下楼梯的时候,会掉了孩子。 三年前的诊疗室外,孟子祺盯着她,表情凶狠。他狠狠地拽着她的胳膊,一字一句说得咬牙切齿,“要是阿菁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也别想好过!”“我没有推!”“我亲眼所见,你亲手把沈箐推下楼梯。”林兮兮瞬间百口莫辩。孟子祺最信证据,还有什么证据比亲眼所见更具说服力呢?后来,医生确诊,沈箐一辈子也怀不了孕了。 孟子祺娶了沈箐,那场婚礼,盛大致极。林兮兮坐在阳台的吊椅上,看着满天烟花,经久不散,一杯一杯的红酒从喉咙里灌入,眼里满是落寞。“呵,十里繁花相送,孟子祺,你真是说到做到!”请帖被随手扔在桌几上,鲜红一片,像是被灼伤的心。一边,新婚燕尔,红绡帐暖;一边,借酒浇愁,满目狼藉。 一个月后。孟子祺找到她,冷静的眸子里看不出一点情绪,他说,“阿菁想要一个孩子。”“可惜,我没有孩子赔给你。”林兮兮冷嘲道,“要不,等我哪天也结婚了,你再来取?”“我可没兴趣帮别人带孩子。”一种不好的预感闪过,林兮兮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孟子祺,你什么意思?”“就是你想的意思。”他笑得温柔,就像回到从前,可是说出的话尖刀一般插进她的心,“兮兮,既然是你害了阿菁,那你就赔她一个孩子。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林兮兮幻想过无数次的新婚夜,她会把自己珍之重之的第一次交给新郎,轻轻浅浅地说一句:“子祺,我把自己交给你,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啊。” 不曾想,她的第一次竟是被心心念念想要嫁的人强暴着夺走的。她挣扎、尖叫、痛哭着求他放过她,都没用。男人精壮的身体贯穿直入,没有前戏,没有怜惜,起起伏伏,一次又一次。 报复的方式有很多,他选择了最不堪的一种,确实也最有效。给她孩子,再夺走,这世上除了与相爱的人反目成仇,还有什么比骨肉分离更痛苦?4林兮兮已经怀孕七个月了,孟子祺除了最初的两个月来过两次以外,再也没有出现。房间里,刚刚挂完电话的女人拿着IPAD,正在查阅侦探所寄过来的邮件。快了,再有一段时间,她就能得到所有证据了。“叮铃、叮铃......” 打开门,外面的女人穿着一袭蓝色的连衣裙,带金边的高跟凉鞋,显得温婉大方。林兮兮嗤笑一声,“哟,沈菁,三年不见,怎么,来示威还是警告啊?” 沈菁仿佛听不到林兮兮刁钻刻薄的话,盯着已经十分明显的肚子看了一会,才扬起一抹笑,“林兮兮,子祺跟我说,你肚子里的孩子会是我的。”“呵,那你来干什么呢,炫耀还是害怕?” 沈菁完美的微笑猝不及防地僵了一下,虽然很快调整过来,仍然被林兮兮抓到了。女人啊,一旦陷入爱情,就会变得敏感疑心,何况,她还是孟子祺身体出轨的对象? “我只是来看看,你有没有好好照顾我的孩子。”“如你所见,照顾的很好。那么,孟大夫人,再见不送!”林兮兮毫不客气地关上了门,这个女人,她实在讨厌! 沈菁终于撕下脸上温柔的伪装,大声朝门那边喊:“孟子祺恨你,在你爸害得他家破产的时候,在你让我流掉孩子的时候!”她想让林兮兮痛,所以一字一句都是往人心口上扎的话,可是林兮兮事不关己的态度,让她更恨。凭什么都这个时候了,她还这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5当天晚上,孟子祺来了。其实林兮兮也有点惊讶,她以为孟子祺要在孩子出生才会过来。可是想想沈菁,大概是沈菁回去告状了吧,颠倒黑白,本来就是她最擅长的事情了。 她看着孟子祺进门,沉默着,等他的兴师问罪。但他直接进了浴室洗澡,出来后,又走到客厅坐到沙发上,打开财经频道。全程看都没看林兮兮一眼。 他不说,林兮兮便也不会自讨没趣。过了许久,孟子祺终于开口,“阿菁来找你了?”“怎么,心疼了?这次我可没招惹她,是她自己过来找不爽的。”男人皱眉看着她,“你别每一句话都带刺!” 林兮兮沉默了,这几年,每一次争吵,她都输得遍体鳞伤,所以,他学会了闭嘴。“还有两个月。”孟子祺冷着脸,看向她的肚子,眼神晦暗不明,不知在想些什么。 林兮兮背过身子,她不想让他这样看着,一遍遍提醒她,她林兮兮不过是孟子祺的工具!男人拿起手边的西装,准备离开。“孟子祺,陪我一夜。”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出这种话,可是今天,她就是固执地想让他留下来,也许因为,她快离开了吧。“就一夜!” 他留下来了。三年来,孟子祺第一次留在林兮兮这过夜,也是第一次,没有碰她。偌大的房间,只有床头灯昏黄的光线。“子祺”时隔五年,林兮兮再一次喊出这个名字,恍如隔世。“你曾说过,十里繁花为聘。结果,新娘不是我!” 原本躺在一侧假寐的男人翻过身,一只手狠狠捏住林兮兮的下颚,“在你爸害得我爸破产自杀的时候,你就没有资格说这种话了!”“对了,沈菁摔下楼梯,就是我推的,你没冤枉。” 手越捏越紧,巨大的仇恨夹杂着其他复杂的感情,让他看着眼前的女人,恨不得拆骨入腹。林兮兮疼得痛呼出声,孟子祺才收手。“所以子祺,你要让孩子也没了母亲。”“他会有!” “嗯,我知道了。”林兮兮似乎毫不在意。“两个月之后,我会离开,到时候,我会把礼物给你留下。”被子里,纤长的手指从小腹上轻轻抚过,一圈一圈.... 这个孩子,她本不想要,但既然有了,就不会让他变成沈菁的孩子。两人再也无话,心思各异,一夜未眠。6两个月后。孟子祺站在十五层的办公室落地窗前,眼眸中不可掩藏的暴怒。那个女人,她怎么敢!她怎么敢! 他一遍遍拨着林兮兮的号码,亘古不变地传来冷漠的机器女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她真的逃了,带着他的儿子!“她去哪了?”盛怒的眸子盯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林兮兮请的私家侦探。 “林小姐去哪了我不知道。”男人起身,把手边收集了两年的资料拿起来。“她让我把这份礼物交给你,看完也许你就不会再去找她了。”礼物送到,他功成身退。孟子祺忍下揍人的冲动,一页页翻着这份资料,越翻越心惊,林兮兮送他的礼物竟然是真相! 孟家与林家合作了很多年,孟父和林父也成了很好的朋友,给孩子定了娃娃亲的那种好友。可是在孟子祺二十岁的时候,孟家破产,孟父被逼自杀,警察查到是林家所为。从此他恨上了林家,连带着林兮兮。 这时,一直喜欢着他的沈菁找到他,说沈家愿意出资帮助孟子祺东山再起,联手对付林家。孟子祺最艰难的时候,沈箐一直陪在他身边,沈菁温柔大方,沈家又于他有恩,所以他慢慢喜欢上沈菁。结婚那天,所以将他策划了许多年给林兮兮的婚礼给了沈菁,十里繁花,他不信林兮兮看不见,他就是要让她痛苦。 可是现在,那个女人告诉他,他全部错了!孟家破产原因是沈家所为,警察也已经被疏通,当年的所有证据都是假的。一直以来,沈家最大的对手就是孟林两家,不能硬拼,就只能让他们内讧。先倒一个,再由孟子祺对付另一个。 甚至,她还告诉他,就连当年沈菁怀的孩子,都是别人的。他突然想到那天晚上,林兮兮倔强的声音,“沈菁摔下楼梯,就是我推的,你没冤枉!”孟子祺颓然地看着眼前的资料,所以兮兮,你是想惩罚我,才这样告诉我真相是吗?现在,我该怎么办呢? 大洋彼岸。女人逗弄着襁褓里的孩子。“儿子,妈妈很厉害对不对,伤害了曾经伤害我们的人。可是,妈妈有一件事也不知道,就是推那个女人的时候,妈妈不知道她有宝宝了......” ......“儿子,以后你代替爸爸爱我,好不好?”(作者:米娅。不知名酒馆老板。有酒,也有故事。约么?微信公众号:米娅小酒馆。)【end】凡小西原创文章推荐:1、实案 | 一次要命的情欲2、末代皇后婉容:始终也没过好这一生3、写给女儿:我宁愿你不“善良”4、凡小西 | 没事别去撩拨旧情!5、实录 | “要么还钱,要么代孕!”6、实录 | 一个被羞辱到极限的妻子7、实录 | 杀了老婆的闺蜜8、实录 | 手术刀下遇到小三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分隔线----------------------------